真实日记大全

那个表姐回来了

小七

哲学家也有感性的时候。有一年,我和表姐大吵了一架,具体原因早忘记了。吵架的内容却记得格外清楚,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跟她说自己的心里话。

我告诉她,其实在我心里,她一直是一个风向标般的存在。我穷其一生,不过是为了想要活得像她一样精彩。在我看来,从前她勇敢,是个没有畏惧的人,活得极潇洒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她明明才快三十岁而已,却没有一点生气。由着自己意志低沉不是她的性格,使小性子把自己的小旅馆盘出去不是她从前会做的事,每天郁郁度日的人更不应该是她。

因为这件事,我们有好几天没有通电话,说什么都落得一个尴尬。但好在给彼此都留了一点反省的时间和空间。那阵子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我说话太伤人、太过分,惹得她伤心难过,在心里不断自责。而她呢?可能是这番话奏了效,年近三十的她终于决定重新开始工作,并且主动跟我打电话报备这件事。

去年冬天,我表姐的单位放假,跟着朋友来北京旅行。这是她的又一个进步,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恐惧(我姐心脏不好,常以此为借口不肯坐飞机)。

晚上我们吃完火锅一起回去的时候,她悄悄跟我说:“现在想想,之前的那些年,其实怪丢脸的。因为受伤就停滞不前,人要抛开那些羞耻心和自我制造的羁绊,只有这样才能变得更强大。”

我知道,她回来了。

上一篇:逛赛格广场

下一篇:没有了